• 重庆海途建材有限公司

宁科生物停产的变数 与隐忧

发布日期:2023-12-06 08:01    点击次数:186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记者 赵云帆 上海报道 近日,长链二元酸生产企业宁科生物(600165.SH)(原“新日恒力”)发布公告,由于此前拟向公司主要收入来源子公司宁夏中科生物新材料有限公司增资3亿的济南长悦新材料科技产业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文简称“长悦新材料”)未能在日期3月31日前实缴,导致公司主营业务月桂二酸生产线出现临时停产,公司存在被ST的风险。 也正是该则公告,浇灭了市场对宁科生物“咸鱼翻身”的期望。截至4月11日,公司股价自前述事项披

  • 行情图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记者 赵云帆 上海报道

      近日,长链二元酸生产企业宁科生物(600165.SH)(原“新日恒力”)发布公告,由于此前拟向公司主要收入来源子公司宁夏中科生物新材料有限公司增资3亿的济南长悦新材料科技产业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文简称“长悦新材料”)未能在日期3月31日前实缴,导致公司主营业务月桂二酸生产线出现临时停产,公司存在被ST的风险。

      也正是该则公告,浇灭了市场对宁科生物“咸鱼翻身”的期望。截至4月11日,公司股价自前述事项披露后累计下跌超22%。

      不过,另据记者调查,该公司停产的背后,并非简单因增资款项不到位所致,其或另有隐情。

      停产幕后真相

      2022年4月,当时还被称为“新日恒力”的宁科生物公告,公司5万吨月桂二酸通过技术验收,并达到预定使用状态。直至2023年4月初公司宣布停产,前后时间仅为一年。

      然而,在过去一年中,这条命运多舛的生产线一直长期“掉线”。2022年8月16日,公司宣布拟扩建该月桂二酸生产线,同时对原生产线进行技术改造,将5亿吨/年产能提升6.5万吨/年,生产线拟停转80天。

      2022年11月2日,公司称技改主体工程已然完成,但仍“将结合实际生产情况逐步提升产能,有序恢复生产。”

      也就是说,仅短短1年内,这条生产线就经历从正式投产,扩产,技改停产,逐步复产到再停产的全过程,其命运之多舛令人咋舌。

      21世纪经济报道曾于去年11月发表《代理销售的魔法:新日恒力月桂二酸销量大爆发的虚幻与现实》、《新日恒力的软肋:核心专利技术的纷争与迷茫》等系列报道,指出了新日恒力(即宁科生物)托管侵权公司事实,及其在月桂二酸生产技术、客户渠道、销售规模等方面存在的重大疑问,外界质疑公司疑似通过托管一家技术侵权企业实现产能部署。

      记者调查报道发现,在去年宁科生物实现月桂二酸产能释放之前,公司恰好托管了一家名叫“山东归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山东归源”)的企业,该企业目前租赁了一条通过侵权凯赛生物(688065.SH)月桂二酸生产技术建造的生产线,而该生产线原由侵权凯赛生物技术的主体山东瀚霖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瀚霖”)建成。

      前述事项发生后,凯赛生物方面基于此前的侵权事实,公开质疑宁科生物“借壳生蛋”,通过托管山东归源租赁的侵权生产线实现月桂二酸量产。但彼时宁科生物方面则回应称,托管山东归源并非是为了借用其生产线,而是为了与公司共同探索月桂二酸下游应用。

      然而,在回应不久之后,宁科生物就接连出现以扩产,技改等为理由的停产情况。直至2023年1月20日,宁科生物公告宣布终止其与山东归源的委托管理协议,两个多月之后,该生产线则又以资金不足为由宣告停产。

      记者通过咨询部分化工与贸易行业人士获知,宁科生物使用的生物法制造月桂二酸生产的原料,主要为烷烃和玉米,此外便是常规能源和人员运营成本,固定资产折旧则无需消耗现金投入。

      另外,如在获得下游订单的情况下,一般会支付订金和一定比例的货款,如经过贸易商中介则可申请订单或供应链信贷,不应存在拥有订单却无法生产的情况。

      然而,宁科生物在去年公告扩产和技改事项,其中技改项目耗资约5亿且已经基本完成,扩产则计划投资逾22.5亿元。在已经实施大额投入、同时还规划大量资本支出的情况下,公司却受困于区区3亿元增资款而出现停产,不禁让外界感到匪夷所思。

      对于前述种种矛盾之处,记者曾尝试通过电话、邮件等方式联系宁科生物证券部,但均未得到回应。

      难言之隐

      此前,凯赛生物曾公开质疑宁科生物月桂二酸生产是“借壳生蛋”,此次宁科生物宣告子公司停产,背后又有何隐情?

      记者近日获得的一份材料显示,此前与宁科生物签订托管协议的山东归源,早在去年9月开始便已牵扯进其承租生产线的山东瀚霖公司的破产重组之中。

      该资料显示,山东瀚霖将在山东莱阳市的协调下进行破产重组,并已经在2022年9月获得了山东莱阳法院的预重整《决定书》。

      资料还透露,山东归源作为山东瀚霖资产的承租人,有意向和资历对山东瀚霖进行资产重组,但受困于山东瀚霖债务以及公司资金,暂时难以单独对其进行重组。

      值得注意的是,该资料还透露重组管理人遴选山东瀚霖重组对象的过程,包括其曾经接洽过多个上市公司了解其重组意愿的事实。

      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为寻找重整投资人,临时管理人对具备经营长链二元酸产业所需的团队及相关业务能力的主体进行筛选和沟通。该等主体多数为上市公司,有的主体“与瀚霖存在较大矛盾”,有的“尚需将主要精力投入到自建长链二元酸生产线的运作,无暇参与瀚霖生物的重整”,“有的主体认为若其自行进行产能扩张,可以和现有生产线共用设施,避免重复建设,比参与瀚霖生物重整更具经济性”;有的主体“不愿在重整阶段涉足瀚霖生物投资,希望瀚霖生物完成重整,构建规范、成熟、独立的业务运作主体后再考虑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该份材料中所载的生产长链二元酸的上市公司,仅有凯赛生物、宁科生物和平潭发展(000592.SZ)三家,其中平潭发展当前长链二元酸产能较少,仅为0.4万吨/年,与凯赛生物、宁科生物两家企业规模差异均较大。而凯赛生物又显然与山东瀚霖存在“较大矛盾”。

      该资料还显示,在重组完成后,最后担任重组人的山东归源将不再依附其他代管方生产长链二元酸产品,而是将在未来选择独立上市。

      目前的矛盾是,一方面,宁科生物所托管的山东归源正在独立筹划重组;另一方面,不断调整生产线的宁科生物,其大股东却在急于寻找脱身良机。

      2022年9月9日,宁科生物控股股东上海中能企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宣布与山东省寿光市金投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然而在2023年3月13日,宁科生物披露,该项转让协议已然终止。

      同时,2022年11月,寿光金投疑似关联方长悦新材料以获得宁科生物子公司总经理、财务总监管理层重要岗位为前提,对宁科生物长链二元酸生产子公司进行3亿增资。但截至今年4月,增资款尚未落地,宁科生物子公司被迫停产。

      眼花缭乱的运作当中,寿光金投与其关联方莱阳企业山东归源、山东瀚霖等贯穿其中,使得上市公司枝节横生。

      眼下,宁科生物被迫停产且发出退市风险警告,对公司影响及后续如何发展,还有待投资者的持续关注。

    炒股开户享福利,送投顾服务60天体验权,一对一指导服务!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相关资讯